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un Yee Chan

「患上Omicron一定會導致不舉?心理焦慮如何令男士不舉?」

28歲的阿華是一個陽光大男孩、體形健碩,但一進心理治療室,他立刻被烏雲壟罩,整個人像洩了氣的氣球。


他問我:「患上Omicron是不是一定會導致不舉?」


「一定?」我心中有些奇怪,我表示Omicron的後遺症是否百份百會導致不舉,這個定論仍要更多的醫學研究。


他說:「我在三年前出現偶然有不舉的情況,「時得時唔得」,但情況也可接受。」


「前陣子確診了Omicron,網上說Omicron會令男士不舉,康復之後,十分擔心自己會陽痿,加上近日老婆常常催我要生個小孩。在三個月前一次做愛時,連前戲也硬不起來。」


我問他:「你是不是做愛時感到很大壓力,即使未做愛、平日生活或工作時想起性也會感到焦慮擔心?」


他猛點頭說:「對的,對的,我們在那次之後亦有嘗試做愛,情況也沒有改善。」


我說:「我明白的,男人不舉,很痛苦。」啊華看著我,眼神中感到我理解他的痛苦,可能我同樣是男性,我說「我明白你」,很有說服力。


我問他:「你有沒有,在做愛時想著考驗自己小弟弟,檢查它能否勃起?」


他說:「對的!」


很多男士的勃起障礙都是源於一次不舉經歷,之後,這個失敗、令人沮喪的經歷便深深烙印在腦海中,整個人好像被嚇倒一樣,之後做愛時注意力便不在性享受或伴侶身上,變成對小弟弟的「考試」,考驗或檢查自己能否勃起。


正如失眠一樣,當失眠的病患在準備入睡時,「非常努力」地想著要睡覺,往往因壓力增加而不能入睡。反之,什麼都不想,在腦袋沒有焦慮和放鬆的環境下,便能成功入睡,解決失眠。


啊華接著說:「我起初以為是自慰多了,便暫停自慰、多做運動,甚至去看醫生,食「偉哥」(威而綱),但情況也沒有太大改善。」


男士們剛出現勃起障礙時,大多會自行找方法處理、如食補品、做運動、坊間常說不舉是因為自慰太多,令性功能「尻壞了」,於是便停止自慰,但如果對勃起和性的焦慮太大,上述的自助方法是很難從根本改善勃起障礙。


啊華說:「做愛不是基本功能嗎?是不是我以後都不能勃起了?因為此事,我逃避與妻子做愛,常說累、工作壓力大等,我明白這樣會讓她的失望啊,但我沒有辦法。」


當勃起障礙未能改善時,男士因不知如何處理,便以各種藉口逃避做愛,這樣反更影響夫妻或與伴侶關係,平白增加了一份壓力。


為何心理焦慮會影響勃起功能


香港大學醫學院一項研究發現香港男士中約有68%的男性受訪者受到勃起功能障礙(俗稱不舉或陽痿)的問題困擾,情況也極為常見。

很多患有不舉的男性,一想到過去陽痿的失敗經驗,或是為了達成「生小孩」、「不讓伴侶失望」、「檢查性能力」等目標的焦慮感,轉換成身心壓力,令大腦出現焦慮反應,身體肌肉僵硬、陰莖敏感度下降,無法順利完成陰莖插入、抽插,持續到射精等動作。


當腦袋有性刺激,想做愛時,我們必需透過副交感神經將勃起指令傳到陰莖,使陰莖海綿體充血才能勃起。而焦慮正正會將腦中的杏仁核激發,抑制副交感神經,令男士的陰莖「斷線」,在快至1-2秒的時間內令小弟弟立即「垂頭喪氣」。


勃起障礙的心理治療

很多情況下陽痿是可以治療的,治療方法包括單獨或合併使用口服藥物治療(如舒張血管劑或荷爾蒙藥物)手術植片及其他方法(如使用真空泵)。

而在心理治療及性輔導方面、主要是進行勃起機制教育,解決對性/勃起的焦慮,有需要時會進行感覺轉換練習,重新訓練陰莖的敏感度,逐步帶領陽痿患者一一排除影響性功能的因素,讓身心能在緩步中適應真實做愛的感覺,讓病患能最終維持勃起和硬度的時間,克服前戲可以硬、要進入就軟、戴套軟、換姿態軟、心理興奮卻不硬等勃起困難。



13 次查看0 則留言

Kommentare


bottom of page